欢迎光临~英亚体育app-官网网页版
语言选择: 中文简体
您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产品名称 产品名称 产品名称 产品名称

反讼竞争对手1个亿!汉弘集团二度上市“备先手”

  原标题:反讼竞争对手1个亿!汉弘集团二度冲击上市预“备先手”,这次能否得偿所愿?  经过血雨腥风

来源:英亚体育app网页版 作者:英亚体育app官网 2022-09-10 05:21:28

  原标题:反讼竞争对手1个亿!汉弘集团二度冲击上市预“备先手”,这次能否得偿所愿?

  经过血雨腥风的群雄混战后,国内工业数字印刷行业正进入“龙头争霸”阶段,相关玩家亦开始冲击资本市场。比如汉弘集团瞄准上市机会,但去年首次冲击科创板“折戟沉沙”,二次冲击创业板前,反诉竞争对手润天智,索赔金额1亿元,引发市场侧目。

  “同行是冤家。”互为竞争对手的企业,发生商业诉讼并不少,比如泊尔起诉康巴赫、格力和奥斯克等,近日,工业数字印刷领域的两家龙头企业,就上演了一番诉讼与反诉讼的“大戏”,双方不断对峙公堂。

  日前,在新三板挂牌的润天智发布公告称,收到汉弘集团起诉公司的“诉讼受理通知书”。据了解,汉弘集团要求,除判令润天智立即停止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向上交所发函澄清为公司消除影响外,还请求法院判令润天智赔偿其损失人民币1亿元。

  这一纸诉讼,也将2020年汉弘集团IPO阶段遭同行举报的旧案拉回到众人视野。早在一年前,汉弘集团曾试图叩响科创板IPO大门,但竞争对手润天智连续十余封举报信,让汉弘集团的IPO之路突生波折。2020年11月,汉弘集团主动撤回发行上市申请。

  与此同时,润天智就汉弘集团“侵犯商业秘密罪”和“侵害技术秘密”两项,已提起诉讼。且润天智与汉弘集团关于技术秘密的民事诉讼仍在进行中,有待开庭审理。

  据了解,汉弘集团涉嫌侵权的商业秘密适用于多款机型,而汉弘集团及其四家关联公司汉拓数码、弘美数码、汉华工业、弘博智能,均围绕数字喷墨印刷设备开展主要业务,之间存在业务协同分工,共同参与开发、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应承担连带侵权责任,润天智于2021年2月一并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上述公司停止侵犯润天智的技术秘密,不得开发、生产、销售使用公司技术秘密的侵权产品。

  蛰伏半年后,汉弘集团先发制人,将举报他的同行告上法庭,索赔1亿元。此后,汉弘集团即向创业板发起上市攻势。根据深圳证监局公开信息显示,汉弘集团已重新开始上市辅导备案,拟于创业板挂牌上市,辅导机构由原本的民生证券变更为中金公司。

  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或是为了重启IPO铺路。此前汉弘集团冲击科创板未果,此次又选择在创业板上市,势必要在上市前扫清一切潜在风险。化被动为主动,在应对各方质疑时,也有了底气和应对方向。

  根据2020年证监会发布的《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十二条规定,“发行人业务完整,具有直接面向市场独立持续经营的能力”中提到,不存在涉及主要资产、核心技术、商标等的重大权属纠纷,重大偿债风险,重大担保、诉讼、仲裁等或有事项,经营环境已经或者将要发生重大变化等对持续经营有重大不利影响的事项。

  此次,汉弘集团选择从“商业不正当竞争行为”切入诉讼,实则绕开了此前与润天智的争论焦点:即是否侵犯商业秘密罪、侵犯技术秘密两项要点,将论调转向为企业之间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弱化了上述两项要点的存在性。但实际上,无论在科创板还是创业板,这两项要点都对汉弘集团能否上市有着关键影响。

  根据最新Smithers数据预测,随着市场从疫情中复苏,印刷标签需求将在2026年增长至481.6亿美元,且预计2021年的印刷量将达到等同于1.21亿张A4纸的面积。通常来说,面对如此前景广阔的市场,龙头企业应各自划分好各自的地盘,蛰伏以吞噬弱小力量,但润天智与汉弘集团却“互扯头花”,将对方都告上法庭。

  在这看似离奇的事件背后,源于数年前的一场人事变动。自此之后,汉弘集团与润天智有关“商业秘密”、“技术秘密”方面便争论不休,并多次交锋,直到汉弘集团筹备上市之时,双方攻势达到顶峰。

  润天智成立于2000年,主营业务为数码打印机等喷墨印刷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于2015年4月在新三板挂牌。汉弘集团则成立在后。2012年,汉弘集团注册,同样是生产经营数码喷绘印刷设备的企业。

  而两者交恶的起点,最早可追溯至2009年,源于核心员工离职,涉及核心技术使用。

  2010年7月,汉弘集团旗下子公司汉拓数码推出HT2512UV平板数字喷墨机,润天智认为该产品与其生产的PP2512UV平板喷绘机的喷头控制板程序、打印驱动程序的8段源代码相同。

  从时间线来看,该产品问世的前一年,也就是2009年11月,润天智核心技术员工赵某某离职,于2010年5月,与肖某、张某一起成立汉拓数码。后来,汉拓数码后来成为汉弘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据了解,赵某某曾于2002年2月至2009年11月任职于润天智,任技术开发部电气工程师、硬件室主任,负责润天智各平板喷绘机机型喷头控制板程序的硬件设计,并参与喷头控制板程序的驱动程序源代码研发。

  这段经历也在汉弘集团招股书中得到说明。赵某某在2002年2月至2009年11月,任深圳润天智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技术开发部电气工程师;2009年11月至2019年11月,任汉弘图像(汉弘集团的前身)研发总监;2019年11月至2019年12月,任汉弘集团研发总监;2020年1月至今,任弘博智能总经理,目前负责汉弘集团书刊及标签产品系列研发、生产及销售。

  据润天智透露,公司曾经和赵某某签订《保密协议》,明确约定员工应履行相应的保密职责:未经润天智书面同意,不得使用商业秘密进行生产经营、研究和开发、不得披露或允许他人使用润天智商业秘密,也不得利用职务便利为他方提供润天智商业秘密;在职或离开润天智后两年内禁止在与润天智有竞争关系的同业公司内受聘、入股、自行经营等。

  因此,2011年5月润天智向深圳市公安局举报赵某某、李某某等人侵犯商业秘密的犯罪事实。其后,该局依法对汉拓公司的办公场所进行搜查,扣押涉案电脑(含相关源代码程序文件)。直至2015年11月,工信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鉴定意见为:润天智平板喷绘机喷头控制板程序、打印驱动程序的主要源代码与汉拓数码喷绘机中的相应软件源代码完全相同。

  2019年1月,润天智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赵某某、李某某侵犯润天智商业秘密。直到2020年10月,也就是汉弘集团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前夕,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一审关于驳回润天智起诉的裁定,指令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重新审理。

  事实上,在首次冲击科创板上市时,汉弘集团已同上述赵某某、李某某进行相关切割。赵某某、李某某的职务陆续被调整。赵某某2020年1月至今,任弘博智能总经理。而李某某2018年9月起成为汉弘集团监事,2019年11月起不再担任汉弘集团监事。

  但与此同时,润天智亦“不甘示弱”,除了问责赵某某等核心人员,亦发起对汉拓数码及其母公司汉弘集团的诉讼,要求其停止侵犯原告涉案技术秘密并赔偿经济损失1.09亿元。

  在科创板审核过程中,汉弘集团多次被问及“诉讼的最新进展情况,并分析该等诉讼可能出现的不利结果是否会对发行人持续经营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并最终在发审会上遭遇“暂缓审议”。

  暂缓审议后,11月12日,汉弘集团和保荐人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撤回申请文件。11月13日,上交所发文称,决定终止对汉弘集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筹划7个月,汉弘集团首次IPO最终梦碎,卷土重来后的第一件事,即把竞争对手润天智送上被告席。

  近年来,全球印刷行业正出现新变化,对个性化和精加工的印刷品需求持续旺盛,印刷行业集中度日益提升,市场竞争也越发激烈。

  对于汉弘集团来讲,如果能够成功上市,既能通过融资扩展业务发展,在自身财务状况存在隐忧的情况下,寻求突破的尝试;又能借此提高市场认知度,树立品牌,冠以A股“工业数字印刷第一股”的名头;除此之外,在层层诉讼和举报中,还能突破重围获得“新生”,也间接打压了竞争对手,可谓“一举多得”。

  根据汉弘集团早期披露的招股书显示,汉弘产品海外销售以美国、意大利、法国、瑞士以及日本、韩国、土耳其、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为主,2017-2019年报告期内,公司外销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91亿元、2.80亿元、 4.85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1.30%、47.61%、55.65%。

  这意味着,海外业务对汉弘集团的发展至关重要,但增长能否持续面临较大不确定性。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影响和全球产业格局的深度调整,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已有部分国家通过贸易保护手段,对我国相关产业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随着工业数字化转型进程的加速进行,惠普、佳能、EFI、康丽等国际知名企业将利用其在市场、技术以及其他资源方面的优势,加快全球工业数字印刷布局。国内企业如润天智、金恒丰等也纷纷抢占市场份额,市场竞争十分激烈。

  从专利数来看,截至汉弘集团前次IPO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及子公司合计拥有190项专利,但其中发明专利只有19项,最多的是实用新型专利,合计154项。

  且在疫情大背景下,汉弘集团面临“造血”能力不足的致命缺陷。企查查数据显示,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方面,汉弘集团由2019年的8572.53万元跌落至2020年中报的-5838.56万元,公司的“造血”能力下降迅猛。

  此外,从季度业务收入来看,汉弘集团收入体现出明显“季节性”特点。报告期内,公司第四季度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9.44%、34.40%和 43.25%。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公司第四季度收入占比较高,主要原因为:一是与公司的下业的季节性相关;二是与公司自身的业务发展有关,即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占比较高,主要原因系当期 Single Pass 包装数码印刷机销售收入较高所致。

  这意味着,如果公司对市场需求的预计与实际情况存在较大偏差,或公司未能充分协调好采购、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可能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汉弘集团的核心技术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 86.16%、78.22%及 81.26%,核心技术对公司业务起主导作用。但2018年和2019年,汉弘集团涉及诉讼的UV数码喷绘机销售金额均达1.8亿元,根据公司的综合毛利率(43.08%)计算,汉弘集团通过生产和销售涉嫌侵权产品每年获利可达数千万元人民币。

  润天智在民事起诉书中表示,直至起诉之日,汉拓数码、汉弘集团依然将侵权产品HT2512UV作为主要产品进行生产和销售。按照汉弘集团自认的销售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汉弘集团销售侵权产品的获利至少在1.19亿元。若法院判决认定汉弘集团存在侵权行为,将对公司财务产生严重影响。

  除此之外,早前汉弘集团还曾遭遇润天智举报称公司“终端客户CET公司与汉弘集团美国子公司有关联关系,销售收入确认存瑕疵”。

  这一举报在后续审核中亦得到关注。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65次审议会议意见中也提出,要求汉弘集团针对2018到2019年度收入增长超过100万元或毛利额增长超过50万元的客户执行有效的替代核查程序,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结合与CET公司2019年多笔销售合同的签订情况、销售回款情况、最终客户的经营情况,进一步说明上述销售业务的真实性。但随着汉弘集团终止科创板上市,亦不了了之。

  “内忧外患”之下,冲击上市成为汉弘集团“破局”的重要手段。工业数字印刷行业迅猛发展,是机遇也是挑战,对汉弘集团来讲,自主研发或是“破局”之本,既能反击润天智的“关键技术”指控,又能促企业主业进步,真正得到市场认可。如今,汉弘集团再度冲击上市,我们将继续跟踪后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